当前位置:中国联合钢铁网 >> 精品文章最新资讯 >> 正文

“十一”黄金周“成年考”

2017-09-30 17:27
分享到: 更多

 

“十一”黄金周“成年考”

黄金周对经济的影响并非会边际效应递减,而是刺激消费不止作用在中国而发散到世界各地,可以说全球旅游目的地都有而且未来还会一直受益于中国黄金周。

2017年10月1日,中国第18个“十一”黄金周正式开始,引领一代假日经济的黄金周制度“成年”了。

长假对推动旅游业发展功不可没。中国旅游研究院和携程旅游联合发布的《2017国庆中秋长假旅游趋势报告与人气排行榜》显示,从2008年至2017年十年来,国庆黄金周旅游人次持续快速增长,从1.78亿增长到7.1亿人次,增长近3倍。旅游收入规模从798亿元增长到5900亿元,增长超过6倍。2017年国庆长假人次、收入,占全年的比重预计超过13%、14%。

1999年9月,国务院出台新的法定休假制度,每年国庆节、春节和“五一”劳动节全国各放假7天,自此3个“黄金周”掀起旅游消费热。2008年起,“五一”黄金周被取消,增加清明、端午、中秋各三天假期,法定节假日总天数增加到11天。国家法定节假日调整研究小组说明这种改变的理由是,节假日安排过于集中,人员流动数量庞大,交通拥挤,旅游安全隐患增大,居民大规模集中出游导致旅游产品短期内供给不足。

但无论如何,集中长假满足了国民旅游需求,推动了旅游消费和经济增长。随着经济增长,人均可支配收入提升,消费升级,以及假日制度、带薪休假的完善,旅游成为黄金周最主要的消费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黄金周制度当年出现的原因之一是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为了刺激消费,拉动国内经济,促进国内旅游而做出的举措。18年过去,市场、产业格局、游客需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假日经济如何继续维持它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黄金周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对人们消费选择的社会性教育,引导人们发现旅游的美好,通过旅游丰富自身的消费篮子。”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厉新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闲暇制度的安排,放松时间约束,释放社会消费能力,发挥了旅游业的综合带动作用,带动社会经济强劲增长。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原旅游科学研究所所长王兴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黄金周长假也促进了交通、信息、景区、住宿、餐饮、购物、娱乐、安全等服务设施的配套组合,推动了旅游产品的调整优化,如环城市休憩带的形成、乡村旅游的兴起、度假产品的出现,加速了旅游消费从单一观光型向“观光+度假型”的转变。

此外,王兴斌认为,黄金周还加快了温、冷地区(西部地区、中小城镇和农村地区)旅游的开发、建设,促进了人流、消费流、资金流、信息流从中心城市向边远地区的流动,带动了城郊、农村和山区的发展提升了人们的生活品质。从政府管理层面说,由上而下各级政府建立了假日协调机构,推进部门联动,促进了“大旅游”格局的形成,提高了旅游行业的服务、协调和管理水平。

CIC灼识咨询创始合伙人侯绪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黄金周对经济的影响并非会边际效应递减,而是刺激消费不止作用在中国而发散到世界各地,可以说全球旅游目的地都有而且未来还会一直受益于中国黄金周。

“黄金周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的一个旅游名片,同时,在黄金周的影响和带动下,也催生了各种各样的小长假,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形式的假期以及应运而生的更多种类的旅游产品,对整个行业及经济产生持续正面的影响。”侯绪超表示。

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国内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7)》显示,2016年全国元旦、春节、清明、端午、五一、国庆、中秩等七个节假日共接待游客达14亿人次,约占全国国内旅游市场的32%;旅游收入达到15757亿元人民币,约占全年旅游收入的40%左右。

争议和未来

然而,对于黄金周的争议也一直存在。厉新建表示,拥挤是黄金周最大的问题,但这本身不是黄金周之过,而是凸显人们在传统财富增长走出经济贫困之际,实际上正面临新的贫困,那就是时间贫困、闲暇贫困。时间的贫困、有效休闲的贫困将是未来中国旅游乃至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新问题。

王兴斌认为,“黄金周”式旅游经济主要体现在消费总量的增长上,但人均旅游消费并没有提高。“假日期间餐饮、住宿的价格上涨,旅行团的人均价格比平日上涨二至三成,但旅游质量与体验往往低于平日。因此这是一种数量与质量不同步、规模与效益不同步,粗放型而不是集约型的发展方式。”

对于旅行社来说,黄金周制度带来的淡旺季割裂喜忧参半。“作为导游,旺季的时候不愁团,但淡季就比较头疼。”有十年导游经验的新加坡浪漫假日合伙人Alic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黄金周比较忙,但是前后一个月客人比较少,虽然黄金周团很多,但导游不能分身,最多也就总共带两三个团。

对于特定目的地地接社来说,“十一”黄金周带来的效益也有所缩减。新加坡浪漫假日销售负责人欧伟聪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黄金周期间收客超过150人,是平时淡季的3至4倍,预计对其在中国市场的全年销售贡献至少能达到12%,不过与往年相比比例有所下降。

“这是因为新加坡作为一个出境短线的热门目的地,中国游客并不需要腾出长假到新加坡旅游。越来越多中国游客会选择在端午节、劳动节等小长假到新加坡旅游。此外新加坡作为一个亲子度假的目的地,寒暑两假赴新游客近几年有很大的增长。”欧伟聪表示。

“假日经济已经产生了一些结构性变化,大家不再扎堆热门观光景区,周边游、度假休闲游增长很快,消费升级下,黄金周也逐渐不符合旅游业长效发展规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此国家旅游局也在倡导带薪休假制度,国民可以灵活机动安排旅游和消费,但目前带薪休假的落实程度还有提高。

王兴斌建议,由于基本实行带薪休假制还有待推广,目前可以将“黄金周”、小长假与带薪休假并行推进,逐步扩大带薪休假制的实施面,同时逐步减弱“黄金周”的集中度,分步取消挪假式的拼假安排,从国情民俗考虑,除了保留春节“黄金周”以外,其他节日都应该保持它的本来休假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徐维维)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 网络推广 | 联盟伙伴 | 客服中心 | 联系我们 | 会员中心 | 求贤纳才 | 中联钢动态 | 网站地图
© 2002-2015 Custeel.com.中国联合钢铁网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公司总机:010-84184888 公司传真:010-84184999
  京ICP证150882号  京ICP备1503568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