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联合钢铁网 >> 热点推荐 >> 正文

专家PK:圆珠笔笔头该不该自己造?

2017-01-12 12:40 来源:中国联合钢铁网
分享到: 更多

【特别策划:碰撞2016,问计2017】

————————————————————————————————————

【新闻关注】

习近平:加大环境督查力度 严肃查处违纪违法

习近平: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必须做到对党忠诚,治企有方,清正廉洁

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会:加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用担当诠释忠诚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扎实推进产业转型升级 坚决遏制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

———

国务院办公厅通报两违法违规钢企调查处理情况

李克强:决不让落后产能挤占先进产能

李克强:政策落实怎样,都要负责任!

———

马国强在中钢协理事会上的报告(全文)

李新创:钢铁产业链相关产品金融属性增强了影响钢价的不确定因素

李新创:铁矿石价格仍将长期低位波动

于勇:中国钢铁产业已经到了“去规模化”时期

晒晒工资条:大型央企高管年薪多少?

———

挫挫“个别污染企业”的嚣张气焰

“十三五”减排不达标,追责省级政府!

1949年以来首次!中国官员考核环境权重远超过GDP!作为奖惩任免重要依据!

———

煤钢供给侧改革:政府与市场求衡博弈

今年买房还是炒股?百名经济学家支招

资产价格和实体经济脱节有多严重?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谁将与特朗普共掌白宫?


(原标题)央评专家现场PK,圆珠笔笔头到底应不应该自己造!

“央评专家”现场PK:圆珠笔笔头,究竟应不应该由国内自己制造?

前些年,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连小小的圆珠笔头都造不出来。3000多家制笔企业、20余万从业人口、年产圆珠笔400多亿支……中国是圆珠笔第一大国,但尴尬的是这400亿支圆珠笔笔尖上的球座体,从设备到原材料,却高度依赖进口。

别小看这不起眼的一个圆珠笔头,生产它需要二十多道工序。笔头分为笔尖上的球珠和球座体。目前,碳化钨球珠我国不仅可以满足国内生产需要,还大量出口,但直 径仅有2.3毫米的球座体,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国家手中。笔头里面有5条引导墨水的沟槽,加工精度都要达到千分之一 毫米的数量级。

在笔头最顶端的地方,厚度仅有0.3到0.4毫米。极高的加工精度,对不锈钢原材料提出了极高的性能要求,既要容易切削,加工时还不能裂开。其实,为了给数 百亿支圆珠笔安上中国笔头,国家早在2011年就开启了这一重点项目的攻关。钢材要制造笔头,必须用很多特殊的微量元素,把钢材调整到最佳性能。微量元素 配比的细微变化,都会影响着钢材质量。

最近,这个世界级的难题终于被我们攻下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基地,山西太钢集团不但突破笔尖钢关键技术,还实现了批量生产。

昨晚(1月10日)《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央视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和我们来共同探讨,小圆珠笔头为何引发大讨论?

央评说

圆珠笔笔头,有没有必要自己造?

在《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现场,关于圆珠笔笔头,有没有必要自己造?这个问题,两位嘉宾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马光远(央视财经评论员):中国制造业升级不要求全责备

圆珠笔笔头进口的这一部分东西,我们有没有必要自己研发?能生产的主要有两个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瑞士,其他国家也没有,第二个成本,每年进口可能就一 千吨,到最后算到圆珠笔的可能就是三美分,最后算到成本里面可能就是1.3%,如果我们钢铁企业来研发这个的话,可能会觉得得不偿失,所以我觉得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不要求全责备,不要认为自己哪方面都不行,居然连一个这个都造不出来,有些是造不出来,有些是我们没必要去造。

刘元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圆珠笔之问不是求全责备

第一个还是关键技术的一个突破,说明我们这些年里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上面的确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进展,这 些年我们提的圆珠笔之问马桶之问奶粉之问,我觉得这些之问并不代表我们求全责备,而是代表中国社会已经演进到一个更高的形态,我们的消费者对于我们所供应 的这种制成品和各种消费品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我们对于商品的质量,对于我们生产的核心技术的这种要求,已经上升到一个全民的阶段,那么这是我们制造业 转型升级的最核心的动力,消费者需求动力是核心的动力。

这也就是我们会看到总理提出来的圆珠笔之问不到一年,我们一些厂商就把这个关键技术突破出来了,就能够投入到市场,为什么响应力度这么大?因为它有庞大的商机,预示着我们未来在中高端制造业上面进行全面赶超的基础已经成熟,所以我们一定要有信心不能把现在所讲的圆珠笔之问马桶之问奶粉之问这样一系列的问题认为是我们国民崇洋媚外,认为是我们看空自己的制造业看不起自己,不是,是中国已经进入到一个更高形态,更高阶段的一个很集中的标志。

马光远(央视财经评论员):中国制造没有必要什么都做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中国制造的进步是肯定的,而且以后技术升级包括核心部件核心技术的升级这是肯定的,但是没有必要什么都做,没有必要什么都问。

刘元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要先有这个技术,再选择要不要用这个技术

比如美国很多东西都进口,但是这并不能表示它不能做这个事情,能做这个事情但是有选择性的来做,首先是能的问题,然后才是选择的问题。首先要有这个技术,然后才是选不选择这个技术,这个技术要不要进行市场化商业化。

圆珠笔笔头自己造,到底划算不划算?

很多网友也通过《央视财经评论》新媒体平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网友冬天小雪花:关于圆珠笔头,我不是很明白,我们国家连飞机火箭都能制造,为什么大家都能这么关注它,我们一定要自己制造吗?有这个必要吗?进口划算买不行吗?

中国制笔协会的名誉副理事长陈三元也在一次采访中介绍了他关于圆珠笔头的思考。

陈三元(中国制笔协会名誉副理事长):自己造圆珠笔头不划算

首先这个材料要求比较严,这个不锈钢切削难度大,更主要一点我个人认为,是能不能够把精力用在这方面,因为这个在我们这行业是一个小行业,它一年也用不了多 少不锈钢材,但是对于一个不锈钢厂比如像太钢这样的企业来讲,如果说没有外力,它不会主动去研究这个,第一投资费用挺高,投完以后研究完以后,最后一年做 出这么几炉来就够你用的,作为一个基本来讲就觉得不怎么划算。

马光远(央视财经评论员):圆珠笔笔头自己造,肯定不划算

我觉得肯定不划算,因为占的成本比重只有1.3%,而且用量也不是很大,我们应该深刻认识到,我们在其他核心技术方面的突破是非常必须的,所以企业家在做选择的时候,比如说技术创新方面,要不要去做,用别人的还是用自己的,这事实上有一笔账,经济方面的可行性应该说是一个创新的前提。

在《央视财经评论》直播现场,主持人提到,现在讲中国制造还讲一个名字叫做中国品牌,像圆珠笔这样的东西,如果我们把它赋予品牌化的概念,对于这个市场是不是会有更加正面的作用?

刘元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制作要在技术和品牌两方面得到突破

现在中国制造不仅仅是核心技术的一个突破,还有一个它必须要在价值链上面进行突破,价值链很重要的基础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品牌,如果我们在这两个方面都得到突破,那么我们就能够在微笑曲线上占到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们在全球价值链主导型的作用就能凸现出来,所以中国制造一定要转变成中国价值。

马光远(央视财经评论员):做最擅长的东西价值才最大

还得比较优势,你做你最擅长的那个东西价值才是最大的,圆珠笔笔头整体说模具的要求非常高,很多企业还在想方设法的做模具,说模具以后有多重要,这个模具代表技术方面非常重要,包括你的工匠精神。(来源:央视财经评论)

————————————————————

【背景新闻】

山西太钢不锈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圆珠笔第一大国中国终于能生产笔尖钢了,太钢不锈大涨近三成

创新的力量:笔尖“皇冠”太钢造

李克强:钢铁产能过剩 却生产不了圆珠笔“圆珠” 这需要调整结构


最新消息 财经大事 新闻解读 行业动态

市场研究、分析、预测

宏观政策 热点关注 走进市场 铁矿石 钢材 行情快递 独家观点

中国联合钢铁网数据终端

相关信息
热点排行
热点追踪
数据中心
中联钢视点
刊物下载
关于我们 | 网络推广 | 联盟伙伴 | 客服中心 | 联系我们 | 会员中心 | 求贤纳才 | 中联钢动态 | 网站地图
© 2002-2015 Custeel.com.中国联合钢铁网
版权声明 免责条款 公司总机:010-84184888 公司传真:010-84184999
  京ICP证150882号  京ICP备1503568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