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蒙古大型铜矿项目再遇阻|贺利氏最大中国工厂投产

2018-09-13   来源:中国联合钢铁网
 

(原标题)电力供应困难 力拓蒙古大型铜矿项目再遇阻

【电缆网讯】全球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正竭力寻找在蒙古运营其巨型铜金矿所需的电力,因为与政府的争执将威胁到该旗舰项目可能遭遇进一步挫折。

Oyu Tolgoi位于南戈壁地区,靠近蒙古与中国的边境地区,计划到2022年完成53亿美元的地下扩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铜供应商之一。该项目将改变蒙古的经济,并且是力拓作为其铜业务唯一潜在增长区域的关键,但它一直受到成本超支,未付税款索赔和腐败指控等问题的困扰。

现在,力拓和政府正在进行边缘政策,不仅关于运营矿山所需的发电厂的位置,还包括谁来支付这一费用,因此存在进一步延误的风险。

Oyu Tolgoi目前每年支付约1亿美元从中国购买露天矿的电力,但根据2009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必须在2022年之前找到该项目的国内电源。

这家英澳矿业公司已邀请三家中国国有承包商投标建设一座价值15亿美元的发电站,但尚未做出最终决定,还有待蒙古政府的许可。

但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消息人士表示,即使力拓立即做出决定,在2023年之前完成建设几乎是不可能的。

合作伙伴

电力项目的复杂性是蒙古政府希望启动附近的Tavan Tolgoi炼焦煤项目。力拓最初计划建立自己的发电能力,但2014年政府鼓励它改用Tavan Tolgoi的拟议工厂,在那里它将成为电厂的用户而不是投资者。

据熟悉情况的政府消息人士透露,蒙古希望Oyu Tolgoi作为担保客户的参与将鼓励投资者支持长期推迟的煤矿,这仍然是首选方案。

然而,今年2月,政府取消了2014年的协议,该协议建立了共享发电厂的合作框架。

力拓控股的Turquoise Hill Resources的首席财务官Luke Colton表示,Oyu Tolgoi每年支付约1亿美元从中国购买电力,现在正在寻找国内电源的选择。

Colton说:“Oyu Tolgoi工厂目前是最可行的选择,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提供国内电源,不过Tavan Tolgoi工厂仍然是重要选择。”

地方政治

无论力拓做什么,蒙古政府仍然决心继续推进Tavan Tolgoi发电厂。曾担任Oyu Tolgoi董事会成员的前政府官员Otgochuluu Chuluuntseren表示,这是最好的选择,尽管政治正在阻碍。“当前主要挑战仍然是:政治不稳定和不可预测性。”

蒙古内阁将很快讨论如何向人口稀少的南戈壁提供电力。与此同时,力拓表示其在Oyu Tolgoi建设发电厂的计划可能会使该项目的总成本再增加15亿美元,远高于最初设想的。由于蒙古政府拥有该项目的34%,它还需要支付5亿美元。

其中一家承包商中国电力建设公司表示,这次招标是“初步的”,该项目仍然“非常遥远”。其他公司,中国机械工程公司和哈尔滨国际电工,拒绝发表评论。(来源:电缆网)

————————————————

(原标题)贺利氏最大中国工厂投产 贵金属回收能力将提高五倍

南京贵金属工厂的投资额为1.2亿美元,是贺利氏在中国市场迄今为止的最大手笔投资。

贺利氏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凌瑞德(Jan Rinnert)为9月12日投产的南京工厂准备了一份特殊礼物——一座威廉·贺利氏的棕黑色雕像。这位出生于1827年的贺利氏集团创始人蓄着胡须,表情严肃。

1856年,作为药剂师兼化学家,贺利氏几经尝试,在并非超高温的条件下熔炼出两公斤铂金,为铂族金属(包括铂、钯等六种金属,与金、银合称为贵金属)的广泛运用铺平道路,同时也开创了以他姓氏命名的“百年老店”基业。

去年,贺利氏集团名列世界500强第482位,销售收入达到218亿欧元。

凌瑞德将南京贵金属工厂的投产,与152年前公司的历史性时刻相媲美。就某种意义而言,这无可厚非。投资额达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23亿元)的新工厂,是贺利氏在中国的最大投资,中国又是该公司在全球的三大市场之一。

贺利氏于2015年做出在南京投资的决定。该工厂能通过热处理、提纯等方式,从所回收的工业废品中,提炼包括钯、铂等在内的多种贵金属,继而生产新的贵金属化学品。

金属品分析机构SFA总经理贝雷斯福德·克拉克(Beresford Clarke)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铂族金属市场,以可用于制造汽车尾气催化器的钯为例,中国的年需求量达到210万盎司,占全球总量的约四分之一。

但中国的铂族金属资源却严重匮乏,本土所能供应的比例极少。贺利氏提供的资料显示,国内钯金的自给为3%,铂金则只有1%。克拉克认为,作为全球最大的钯金消费国,钯金在中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加大回收力度对满足本地需求极为关键。

克拉克的分析解释了贺利氏落子中国的用意所在。贺利氏贵金属中国业务总裁胡敏称,南京工厂建成后,贺利氏在中国的贵金属原料回收能力将提高五倍,贵金属化学品产能也将提高三倍。贺利氏此前在上海和江苏太仓已设有类似功能的生产基地。

去年,贺利氏通过收购瑞士贵金属加工企业Argor,跻身全球最大的贵金属服务商。Argor的核心业务为金和银的加工制造,贺利氏则更擅长铂族金属业务。借助这次并购,贺利氏接收了两座Argor的贵金属回收工厂。

南京新工厂将是贺利氏在全球的第九座贵金属回收工厂,占公司总回收能力的25%。南京也将成为贺利氏贵金属业务在中国的中心。

贺利氏大中华区总裁艾周平称,针对现有情况,可能会对公司的贵金属业务进行调整,包括上海、太仓等地的业务转移也在备选方案中。

贺利氏预计,到2020年,南京工厂的员工数量将超过200人。那座威廉·贺利氏的雕像有望成为这一变化的见证者,它已被安放在南京工厂办公楼大堂的一处醒目位置。(来源:界面新闻 庄键)


财经大事 滚动播报 热点直击

深度政策独家数据钢市楼市基建机械汽车造船家电电力煤炭国际外汇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