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米:如果特朗普要毁掉WTO,中国欧盟应挺身而出!

2018-04-12
 

(原标题)WTO前总干事拉米:如果特朗普要毁掉WTO,中国欧盟应挺身而出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见证者之一,拉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十分活跃,他至少参加了两场分论坛和一场媒体见面会。

“我现在是自由的、独立的,不用向任何人汇报。”71岁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强调。如今,他名片上的头衔是欧洲智囊团(Notre Europe)荣誉主席。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见证者之一,拉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十分活跃,他至少参加了两场分论坛和一场媒体见面会。4月10日,在博鳌召开记者见面会之前,拉米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在中美发生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有种流传甚广的观点是,中国没有遵守入世承诺。作为WTO的前总干事,拉米在这个问题上无疑说话很具分量。拉米认为,总体来讲,中国兑现了入世承诺。事实上,早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时,拉米就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拉米还认为,在2001年加入WTO时,中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当然入世也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到底是代价还是投资,这需要长期来看。”

拉米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不会最终发展成为贸易战,尽管风险还是存在的”。此外,他还对中国未来在WTO能起的作用、特朗普上台后对多边贸易主义的冲击、英国脱欧后的欧盟将何去何从等热点问题发表了看法。

中国兑现了入世承诺

《21世纪》:在你看来,中国兑现了入世承诺吗?

拉米:总体来讲,中国兑现了入世承诺。如果中国没有遵守规则,其他成员就会把中国告上争端解决机制。这是在WTO规则范围内的。在WTO内,有一个系统可以确保每个成员国兑现自己的承诺。因此,问题不在这里。

与中国之间的问题是,至少从欧盟和美国的角度来看,中国遵守的WTO规则在某些情况下是不足的。中国在很久之前加入WTO,现在世界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中国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旧的规则无法应对新的现实,这些矛盾应该进行调整,比如,补贴、国有企业、公共采购、投资条件等,尽管这些目前还没有被纳入WTO的监管之下。

《21世纪》:中国在WTO未来发展中应该发挥什么作用?

拉米:中国应该跟其他成员一起,更新WTO的规则书。有些时候,这可能需要中国做出努力;有些时候,这可能需要美国等做出努力。很长时间以来,中国都与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认为美国的农业补贴没有受到WTO规则的约束。中国也会要求对医疗电子产品知识产权的保护应该有时间限制,这是美国不愿意的,因为他们希望保护自己的医药产业。美国、欧盟也会提出一些问题,要求WTO解决,包括让中国更守规则。

如果把现有的规则比作一张网的话,有的间隙宽一些,有的间隙窄一些。在我看来,这些缝隙应该窄一些。但问题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认为别人应该遵守规则。因此,只有通过谈判才能解决这些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多边方法永远要好于双边方法的原因。

特朗普关于贸易如何运转的观点是错的

《21世纪》:在博鳌论坛上,你有没有感到大家很在担心中美贸易摩擦的后果?你觉得会有多糟?

拉米:是的。如果那些已经被宣布的措施真的开始实施,那可能会给贸易带来严重的伤害。因此,现在的风险要远远大于一年前。风险是不是会进一步升级?我觉得不会,不会最终发展成为贸易战,尽管风险还是存在的。

那么两国的贸易摩擦如何解决?通过双边渠道,还是多边渠道?我今天早上听到习主席说,准备放宽汽车行业外资限制。这是针对所有人的,与中国决心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决心相一致。现在,美国可能在制造一些不稳定,特朗普可能是一个双边谈判的信徒。但我认为,这是在国际贸易规则中过时的观点。

《21世纪》:在你看来,特朗普是不是对关税上瘾?是不是会越来越频繁地把关税当成武器?

拉米:这是他一直在做的。有一种解释是,为了提高要价,他必须要表现得孔武有力。另一种解释是,他想抛弃多边国际贸易体系,因为他觉得WTO可能曾经对它有用但现在没用了,他现在相信双边手段是唯一的。因此,欧盟、中国、印度等应该站出来保护WTO,即使美国不想要它。就像日本对被美国抛弃的TPP所做的一样——剩下的11国还是达成了一个协议。

《21世纪》:特朗普称,“贸易战很好,也很容易赢”,他可以让其他国家妥协。鉴于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你觉得是这样吗?

拉米:我不这么觉得。美国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欧盟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贸易集团。中国和欧盟是两只大象。特朗普这么想的原因是,如果你有贸易逆差,你就等于把东西给别人。实际上,美国之所以有巨大的贸易逆差是因为消费太多、储蓄太少。他关于贸易如何运转、美国为何有逆差、如何解决逆差的观点都是错的。

如果美国政府采取保护主义,会给美国经济带来重挫。美国经济深度融入国际价值链,跟中国、欧盟都有密切联系。比如,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很多东西都有美国元素,包括特许费、专利、知识产权等。我觉得,他可能觉得,当前的贸易还跟中世纪一样——一个国家生产出某种产品,然后出口到其他国家,出口是好的,进口是坏的。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得不跟一个观念错误的人进行谈判。

特朗普对WTO的态度非常矛盾

《21世纪》:特朗普真想毁掉WTO吗?

拉米:我不知道。他有意、无意地向外界发出了非常混淆的信号。一方面,他说,WTO是场灾难;另一方面,他打算向WTO状告中国,但他又阻挠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这些信号是相互矛盾的,看起来非常奇怪,但也许这是他表现出来的。

《21世纪》:特朗普说,“WTO对美国不公平。”你怎么看?

拉米:他是错的。他说争端解决机制对美国有偏见,这是完全错误的。任何人都可以上WTO的网站看一看,美国赢了几场,输了几场。你会发现,与平均比例相比,美国赢得不多也不少。一般国家向WTO提出申诉,有80%赢的可能,反过来,被诉讼的国家有80%输的可能性。这对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21世纪》:美国贸易代表处在年度贸易报告中称,“我们的担忧之一是,WTO的争端解决系统侵吞了WTO成员国从来不想给它的权利。”这是一个非常严厉的指控。你怎么看?

拉米:美国人一直是:当他们赢了,就说争端解决机制是对的;当他们输了,就说争端解决机制是错的。当他们输了,就要求司法能动性(Judicial Activism);当他们赢了,他们就不要了。我觉得,除了美国,大家都会承认,WTO的争端解决机制非常公正。当然,考虑到WTO的规则没有进行更新,可能有时候法官不得不根据旧的规则对新的现实做出解释。于是,法官就被指责做了过度的司法解释。因此,问题在于规则更新的速度没有赶上世界和贸易的变化速度。

美国人总喜欢自己有“治外法权”

《21世纪》:他是真的要消灭上诉法庭,还是以此要价,别有目的?

拉米: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们总是后悔在1994年做出的巨大进步,接受了一个超国家的争端解决系统。美国人总是喜欢治外法权(extra territoriality),当然他们只喜欢自己来使用这个东西。他们从来不希望由日内瓦的法官把他们当成一个国家做出裁决。他可能想要回到GATT系统,那里有陪审团,但判决是没有强制性了。

《21世纪》:你说过,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就像是“皇冠上的宝石”。能否解释一下它的重要性?

拉米:在国际体系中,只有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是有约束力,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光有法律规则、监督机制、咨询机制、交换审核、贸易政策审查还不行,还需要有争端解决机制。WTO有两个层面的争端解决机制:一个是陪审团层面的,另一个是上诉法庭。这是一个非常全面而有效的系统,也是在国际体系中唯一的。因此,我觉得应该被保留下来。

《21世纪》:如果上诉法庭不存在了,会发生什么?

拉米:如果美国要消灭上诉法庭,其他成员应该说,“你不想在这个系统中?那好吧。我们剩下的人会保留它,让它继续有强制性。你不想任命法官,那我们来。我们应该让这个系统继续存在于相信它的人中间,抵抗住某些人的恐吓。”

英国脱欧不可想象地复杂

《21世纪》:关于英国脱欧,你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类比:“英国脱欧的难度就像是把鸡蛋从鸡蛋卷(omelet)剥出来,几乎一定会远远超过两年的过渡期。”如果这样的情况,欧盟会同意让英国任意延期吗?

拉米:我不知道。我不代表他们说话。我从一开始就说,包括2016年7月16日,我就说要两年内完成脱欧是不能保证实现的诺言。实际上,脱欧不可避免地、非常可怕地复杂,欧盟花了30年时间才建立单一市场,也就是做成了一个煎蛋卷。

顺便说一下,1992年,当我们讨论内部市场时,英国是最卖力搅鸡蛋卷的国家之一。1995年,态度最积极的国家是英国。因此,要把鸡蛋从煎蛋卷中剥离出来是不可避免地复杂。

很显然的是,他们离欧盟越远,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至于在哪里可能做出妥协?我不知道。这要取决于英国内部系统。实际上,所谓的谈判并不是谈判,鸡蛋没有要跟鸡蛋卷谈判,就是要进行分割。你必须要确保手术的伤害对鸡蛋和鸡蛋卷来说都尽可能地小。鸡蛋和鸡蛋卷都知道,这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很多疼痛。

《21世纪》:两者达成贸易协定也会非常困难吗?

拉米:对,会很困难,因为非常复杂,涉及到几百项内容,包括鱼、飞机、坚果、船、金融、电信、服务……这样规模巨大的谈判是前所未有的。之前,所有的谈判都是为了融合,从不同的地方向一个方向发展,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要进行倒转,这太困难了。

《21世纪》:脱欧是英国做出的正确选择吗?

拉米:不。我一直都说,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激情超过理智”、“情绪战胜理性”的案例。这有时候会发生。

《21世纪》:英国在脱欧后会更加开放,还是不那么开放?

拉米:这是他们自己才能决定的,没有人知道。他们还没有开始就未来各领域对外政策在国内进行咨询,比如农业、工业、服务……他们没有现成的蓝图。与欧盟相比,他们会对农业进行更多还是更少的补贴?他们会想要保护汽车产业、金融业、电信业、保险业吗?没人会知道。

《21世纪》:但英国已经开始准备跟其他国家的贸易协定了。

拉米:是,他们在尝试这么做,但是其他国家很可以理解地问:“你们先跟欧盟谈好贸易协定,然后再谈咱们的。”从技术上讲,这是符合逻辑的,因为第三方国家清楚地知道,英国给欧盟的政策会是最开放的。其他国家也会要求,英国必须给他们同样甚至更多的开放政策,中国、美国和日本都会这样要求。因此,当前,等待是最正确的选择。

特朗普政府不会回归TPP

《21世纪》:美国会重新回到TPP吗?

拉米:在他执政期间都不可能。

《21世纪》:剩下的11国会希望中国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吗?

拉米:我觉得这扇大门现在是敞开的。但中国必须要做出很多改变以加入TPP,特别是国有企业。TPP的规则对企业的约束要远远严过WTO。

《21世纪》:所以中国要加入TPP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拉米:也许很高的代价是一种很好的投资。就像中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2001年加入WTO,但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到底是代价还是投资,这需要长期来看。

《21世纪》:怎么看中国的RCEP呢?

拉米:说到贸易,我总是会想到中国的那句话:“管它白猫黑猫,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我不介意你们是如何开放贸易,不管是多边的,区域性的,还是双边的;是彻底的(deep),还是简单的(shallow),只要能够消除贸易阻碍就好。与TPP相比,RCEP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贸易安排。(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财经大事 滚动播报 热点直击

深度政策独家数据钢市楼市基建机械汽车造船家电电力煤炭国际外汇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