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去产能,这口气不能松!

2018-02-07

 

□微观察

新的产能置换办法释放了什么样的信号?

钢铁去产能,这口气不能松

“2017年,钢铁去产能超额完成全年5000万吨的目标任务。”在盘点2017年全国工业和通信业成绩时,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对钢铁行业去产能做出了肯定。

伴随着钢铁去产能深入推进,钢价开始逐步回暖,有声音认为,钢铁去产能,可以松松、歇歇了。

产能置换是控制钢铁新增产能的有效手段,也是促进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新的《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释放了怎样的政策信号?下一步钢铁去产能是否可以松口气了?

产能置换“闸门”作用将进一步凸显

“早在2013年10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化解产能过剩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就提出钢铁行业严禁建设新增产能项目,项目建设须制定产能置换方案,实施等量或减量置换。”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展与科技环保部副主任秦松介绍,2015年工信部下发《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明确要求产能严重过剩行业项目建设必须制定产能置换方案,实施等量或减量置换,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环境敏感区域实施减量置换。该办法有效期于2017年底截止。今年1月1日起,工信部新修订实施《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介绍,2017年钢铁产能置换呈现爆发式增长。据不完全统计,各地已公示公告了近40家钢铁企业产能置换方案,涉及新建炼铁产能4566万吨、炼钢产能5290万吨。当前,进行有条件备案的冶炼产能一代炉退役期逐渐临近。同时,按照《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钢铁企业通过减量置换技改升级,将小高炉、小转炉置换为1200立方米及以上高炉、100吨及以上转炉、电弧炉,也已迫在眉睫。未来一个时期,产能置换的“闸门”作用将进一步凸显。

今年任务量仅为去年一半,去产能难度却未减

2016年以来,我国共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按照1.4亿吨去产能目标任务倒推,2018年还有2500万吨粗钢压减任务。

“今年的钢铁去产能目标任务,应该能顺利完成。”李新创介绍,我国去产能目标任务的确定是通过地方政府深入调研,“由下而上”反馈,并通过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由上至下”决策,中央和地方“三上三下”反复论证的结果。去产能目标任务早已分解到各地,落实到了具体企业、具体装备。“不过,今年钢铁去产能面临的形势,比前些年更复杂,不可盲目松懈。”李新创说。

首先,去产能深入推进,落后钢铁产能、独立炼铁炼钢企业以及综合竞争力较弱的企业几乎淘汰殆尽。虽然今年的去产能任务量比前两年少得多,但难度丝毫未减。

其次,当前企业盈利水平较高,对于存在落后产能的企业而言,淘汰1吨钢,中央财政补贴仅100元左右,而且明确要求用于职工安置。如果进行产能交易,目前的吨钢交易价格已高达数百元。巨大的反差容易导致企业主动拆除设备的积极性不高,不排除存在“拖一天是一天”和通过市场进行违规产能交易的侥幸心理。

第三,钢价总体回升的大背景下,企业停产前普遍存在提高生产强度、连续超负荷作业的现象,容易引发安全事故。这给加强安全监管、确保落后产能安全有序退出提出了新挑战。

扎牢篱笆,避免企业“钻空子”

秦松介绍,针对产能置换实践中存在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以及少数企业“钻空子”等现象,新《办法》在多方面做了修改。

提出用于置换的产能要满足“1个必须+6个不得”。“1个必须”是前提条件,用于产能置换的冶炼装备,必须在2016年上报国务院备案去产能实施方案的钢铁行业冶炼装备家底清单内。“6个不得”是“一票否决”项,列入钢铁去产能任务的产能、享受奖补资金和政策支持的退出产能、“地条钢”产能、落后产能、拆除主体设备的产能和铸造等非钢铁行业冶炼产能,不得用于置换。

加严置换比例要求。环境敏感区域置换比例继续执行不低于1.25∶1,其他地区由等量置换调整为减量置换。

完善产能换算表。为避免企业玩“数字游戏”,以置换退出普钢炉建设特钢炉为名新增产能,新《办法》对用于计算置换比例的产能换算表进行了调整,要求各企业退出产能和建设产能都要用这套换算表进行计算,做到“一把尺子量到底”。

增加承接置换产能的区域限制。未完成钢铁产能总量控制目标的省(区、市),不得接受其它地区出让的产能。

“这些举措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严禁新增钢铁产能。”秦松说。(来源:《人民日报》2018年02月05日 17 版 本报记者 王政)

————————————————————

李克强:要对碌碌无为的干部采取措施

李克强:央企考核要用“数字”说话

李克强:不作为的“懒政”也是腐败

———

李克强作出批示强调:取缔“地条钢”、化解过剩产能要坚定不移推进,防止死灰复燃

李克强:钢铁煤炭去产能,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李克强:个别企业“去产能”中偷奸耍滑,国务院要派调查组!

李克强:决不能让落后产能挤占先进产能

———

部际联席会议: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

国务院:彻查未纳入“地条钢”清单的落后钢铁产能,一旦发现严肃追责

———————————

部分“地条钢”企业换“马甲”欲复产!

顶风“作案” 督查新发现天津2家“地条钢”企业

国家审计署:宁夏、吉林违规给予钢铁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企业电费补贴

———

财政部、国资委:钢铁煤炭企业去产能发生的资产损失应账实相符

关于做好2017年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的意见

国办关于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和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

———

人民日报:钢铁去产能,这口气不能松

迟京东:“去产能方面的工作难度已经非常小了”

屈秀丽:市场对去产能、清除“地条钢”和环保督查等进行了过度解读

———

新华社:彻底取缔“地条钢” 严防死灰复燃 解读国务院去产能最新部署

中纪委:坚决清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

———

徐乐江:钢铁业仅是轻度产能过剩 不要妖魔化

徐乐江:理性看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问题

———

“过剩”企业怕断贷,不惜财务造假

一位科级干部的受贿清单 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黑洞调查

为何一周三派调查组查河北违规新增产能?

补偿资金落地难 压谁不压谁欠公平透明 行政化去钢铁产能遭企业抵触

———

部分煤企去产能“后遗症”待解:社保难保、资产难处置、债务难偿

煤钢去产能配套文件公布 180万职工转岗分流细则出炉

———

埃德温·巴松:中国是迄今世界上唯一公布去产能具体目标且付诸实施的国家

钢铁产能过剩全球论坛达成政策共识

钢铁协会:市场对去产能、清除“地条钢”和环保督查等进行了过度解读

刘振江:那些对钢铁产能过剩哭天喊地的,自己并没有化解产能的任何行动

坚定不移维护钢铁行业平稳运行

顾建国谈关于当前保持钢铁行业平稳运行的认识

如何看待中国2016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

关于支持打击“地条钢”、界定工频和中频感应炉使用范围的意见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关于共同维护国际钢铁贸易秩序的声明

———

第四批中央环保督察全面启动 8个督察组将进驻8省区

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结束 7省市问责四千余人

———

环境保护部通报钢铁行业环保专项执法检查情况 173家企业存在环境违法行为

环境保护部《关于通报钢铁行业环境保护专项执法检查情况的函》

河北通报多起钢铁去产能违规操作案,相关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

唐山钢企恶意应付检查:环保督查组一走就重启关停装置

环境保护部:个别企业顶风作案在线监测数据造假 部分城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不落实

———

高污染高耗能行业化身“优势产能”工信部官员为钢铁摘帽正名

张长富:“严格来说,钢铁行业是绿色行业,钢铁并不是雾霾天气的罪魁祸首”